湖北多地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助推长江大保护 欢迎来到湖北环保!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环保视点 >

农村将成环保主战场,农民“市民化”是一个关键

文章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次数:85时间:2019-12-24 08:45

    

  传统农耕文明是循环、环保经济

  回望传统农耕文明,实际上就是循环经济和环保经济,归根结底还在于当时的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产业结构,与当下倡导的和谐、环保、低碳理念以及绿色经济的精髓相契合。

  首先,“落后”的生产力成就了环保性的生产目的和生产手段。

  农耕文明闭环式、简单化的生产圈,使得农民只能基于先天的环境、资源和禀赋,尽可能地在有限的空间利用简单的生产工具守望田园以求温饱。

  明清时期太湖和珠三角地区通过基(田)上种桑,桑叶喂蚕,蚕屎饲鱼和塘泥肥田的循环利用模式,取得了土地生态的两利效益,也正是这种“落后”的生产力才铸造起循环经济的农耕桃源。

  其次,“单纯”的生产关系埋下节能循环的生态因子。

  农耕文明始终是以自谋、自主的家族式土地生产关系为主,“顺天命”的小农秉性使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观念被深植于生产全过程。

  明清时期江南地区在大田水面生产过程中将粮食、经济作物和畜牧业等生产环节环环相扣,成为亲自然的典范,而此种倚靠改造外在客观条件的捆缚式土地生产关系其实暗含了环保生态价值观。

  第三,单一化的产业结构使污染无处遁形。

  农耕文明对土地的依赖高于任何其他文明,以农立国使其他产业沦为影子产业。

  商鞅变法时的重农抑商,虽巩固了种植业的主导地位,但畜禽养殖和家庭手工业则沦为辅助性产业,“一产”独步天下,“二产”蜗居一室,对资源和环境的耗损和污染几乎为零。

  农村环保的紧急形势

  而今,在全球很多地方,农村环保形势紧急。

  第一,工业文明强硬地碾压农耕文明捏造出的是“傀儡农业”。

  以工业文明“剥夺”农耕文明,作为农业工业化的法宝,正是解码农村污染超常规迅猛过剩的钥匙。

  如有的农业生态园通过高度复制工业生产思路,将土地“工厂化”生产出各类转基因作物,而那些被捆绑的化肥农药使转基因污染问题层出不穷,但农业污染的无意识又进一步加速了农业工业化的格式化速度,受污染项目和政绩保官的利导效应影响,“石化”农业迅速被工业的黑色污染所感染。

  第二,农村城市化的“变形”把一些农村异化为“跛子城”。

  农村城市化的庞大消费潜力,使得农村在化解环境压力上日益缺乏回旋余地。

  单就车辆消费而言,在人均保有量远低于城市的当下,废气的排放就已经让农村伤透脑筋,一旦那些被新型能源车辆挤压的黄标车杀入农村,后果将不堪设想。

  更关键的是,在一些农村,消费向城里看,而污染处理却没能与城市接轨。

  第三,农业产业化的盲目上马为污染觅得新的寄居所。

  如今各个产业都以西方经典的物质消费文明为参照,但农业一旦被拖上为满足物质消费而存活的产业链条中,套种收割的可能将是“半吊子”产业。各类民宿农庄和休闲观光园在中国遍地开花,但一旦超出环境和资源承受限度的消费,不会是享受,反而会转化成灾难。

  未来环保的主战场

  显然,农村污染的危害性和窘迫性必将倒逼农村成为未来环保的主战场,而农村环保命题的提出也意味着农村工作的重心将从释放生产力转至提高环保度,且其落脚点也将逐步嵌入到涉农的“三化”进程中。


上一篇:节能环保是21世纪的主旋律,太阳能路灯只是一个开始

下一篇:53%受访者愿意为电商使用环保包装支付费用